专业法律服务 24 年初心不改
始于1996年
律师咨询电话 : 18282568256
成功案例

曾显峰与李兴吉民间借贷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发布时间:2020-11-06 丨 阅读次数:97

审理法院:遂宁市船山区人民法院

文书类型:判决书

案号:(2020)川0903民初1077号

当事人信息

原告:曾显峰,男,汉族,生于****年**月**日,住遂宁市船山区。


委托诉讼代理人:蒋小平,四川弘维律师事务所 律师。


被告:李兴吉,男,汉族,生于****年**月**日,住大英县。


委托诉讼代理人:陈欢,四川独步律师事务所 律师。


审理经过

原告曾显峰与被告李兴吉民间借贷纠纷一案,本院于2020年3月31日立案受理后,依法适用简易程序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曾显峰及其委托诉讼代理人蒋小平、被告李兴吉及其委托诉讼代理人陈欢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诉称

原告曾显峰向本院提出诉讼请求:1.判令被告立即向原告偿还借款46万元及利息损失10万元;2.本案诉讼费由被告承担。事实与理由:2018年9月13日,被告因承揽工程需要周转资金,向原告借款,原告将借款交付给被告后,被告向原告出具借条一张,注明借到原告现金40万元,定于2019年3月13日前偿付,并同时代陈朝华偿还在原告处的截止6万元,两款共计46万元。此后,被告未按约还款,经原告多次催收,被告又承诺将分期还款,如到期不还,则将赔偿10万元的经济损失。但被告至今未履行还款义务。


被告辩称

被告李兴吉辩称,2018年9月13日,因被告给原告介绍劳务工程,收取了介绍费20万元,原告于当日支付了给费用,后因该工程未能成功,被告于2019年3月20日将该20万元通过银行转账的方式进行了退还。后因原告心生不忿,基于此事多次找到被告,被告在胁迫之下不得已向原告出具了46万元的借条。此后,又因原告威胁,被告再次给原告出具了一份承诺书。但前述借条以及承诺书载明的款项,原告未曾交付给被告,原告主张以现金方式进行交付也不符合常理,因此原、被告之间并无借贷关系,请求驳回原告对被告的诉讼请求。


本院查明

本院经审理,对双方没有争议的以下事实,予以确认:原告曾显峰自2008年左右开始,就一直从事路桥修建方面的工作,被告李兴吉系建筑行业的劳务从业人员,主要从事建筑工程水电方面的劳务分包工作。2018年9月,被告李兴吉对外宣称其可以对外转让裕丰至会龙段乡村道路改建工程。案外人陈朝华得知该信息后,将该信息告知给了案外人蒋某。因蒋某没有资金承接该项目,蒋某又将该工程信息告知给了原告曾显峰。经陈朝华介绍,原告曾显峰于2018年9月7日与被告李兴吉就案涉工程转让事宜进行商谈,双方达成以下一致意见:原告曾显峰支付20万元“工程订金”给被告李兴吉、被告李兴吉将介绍原告曾显峰与案涉工程中标公司在2018年9月11日前签订工程转让相关手续、原告曾显峰将分两次支付工程转让费共计530万元,原告曾显峰已支付的工程订金包含在530万元转让费之内、如原告曾显峰未在2018年9月11日之前来办理转让手续,则原告已支付的工程订金将转为违约金。协议达成后,原告曾显峰向被告李兴吉转账支付了“工程订金”20万元、向陈朝华支付了介绍费6万元。同日,被告李兴吉向原告曾显峰出具了《收条》一张。《收条》载明“今收到曾显峰签订安居区的玉峰至会龙乡村道路改建工程项目订金贰拾万元正。于9月11日前到中标公司签订相关手续。总转让费用共计伍佰叁拾万元正,分两次支付清,并扣除本订金。到时未来办理手续本订金按违约金处理。收款人:李兴吉2018.9.7本项目中标单价为5860万元。特此证明李兴吉”。


原、被告双方有争议的事实为:2018年9月13日,原告曾显峰是否交付了40万元现金给被告李兴吉,被告李兴吉是否于同日向原告出具了《借条》。


原告为了证明其在2018年9月13日向被告交付了40万元现金,被告于同日向其出具了《借条》这一事实,向本院举示了以下证据:


1、《借条》、《承诺书》、《担保书》各一份,拟证明原告曾显峰在2018年9月13日向被告李兴吉交付了40万元现金,被告李兴吉亲笔向原告出具了《借条》,因被告李兴吉未能按约还款,在原告催收下,被告又陆续向原告出具了《承诺书》和《担保书》。《借条》上载“今借到曾显峰现金,共计人民币肆拾万元,定于2019年3月13日前支付,并同时代陈朝华支付在曾显峰处借支的人民币陆万元,两款共计肆拾陆万元。借款人:李兴吉2018年9月13日”;《承诺书》上载“本人李兴吉在曾显峰处借支的肆拾伍万元现金,本人承诺在6月25日前全部结清,定于在6月18日前先支付壹拾伍万,如到时不如期结清,愿承担赔偿其经济损失壹拾万元。承诺人:李兴吉2019.6.1”;《担保书》上载“我自愿担保,在2019年10月30日前还清曾显峰的借款,如果到时无法还清,自愿以本人在大英县的住房来偿还。担保人:李兴吉2019.9.15”。


2、曾显峰及其女儿曾婷的银行交易流水,拟证明原告曾显峰于2019年9月10日支取现金50万元、曾婷在2019年9月12日支取现金35万元,原告具有在2018年9月13日现金交付40万元的条件。


3、证人蒋某的证言,拟证明原、被告于2018年9月7日在成都达成一致意见后,双方又于之后不久在遂宁某咖啡馆内再次协商案涉工程的承揽事宜,被告李兴吉当面向原告曾显峰出具了《借条》。


原告曾显峰对其主张的事实,当庭补充陈述称,2018年9月7日,原告曾显峰与被告李兴吉就案涉工程转让达成一致意见后,原告因事去了云南,为了能按照约定在2018年9月11日向被告李兴吉缴纳首期工程转让费(扣除已支付的订金20万元还需支付80万元),原告在云南取现50万元交由驾驶员带回成都,另原告之女曾婷也通过银行贷款的方式取得现金35万元并交由原告使用。2018年9月11日,因被告李兴吉未能提供案涉中标公司委托手续、中标合同等凭证,原告曾显峰不愿意支付80万元的转让费。次日,原、被告双方经协商后约定,原告曾显峰先支付40万元转让费给被告,用于办理签订案涉工程转让合同相关事宜,被告曾显峰向原告出具《借条》用于保证资金安全。2018年9月13日早上,原告曾显峰约起介绍人蒋某一起和被告李兴吉在某咖啡馆内见面,被告李兴吉当着证人的面向原告出具了《借条》,之后,原告单独向被告交付了现金40万元。对原告多准备的现金,原告曾显峰于2018年9月12日又存入银行账户内。


被告李兴吉质证后认为,《借条》是在双方确认原告已无可能承揽案涉工程之后,被告应原告要求补充出具的,《借条》、《承诺书》、《担保书》均是受胁迫所写,证人证言中的关于《借条》出具系因工程原因属实,但证人并不能证实原告交付了40万元现金给被告,对原告主张的取款50万元用于交付给被告不予认可,曾婷的取款也不能证明是原告用于交付给被告的现金。原告陈述的现金交付不符合常理。


被告为了证明其未在2018年9月13日收到40万元现金,出示了以下证据:


曾烈双与被告李兴吉的通话录音,证明被告李兴吉因为案涉借款多次被人胁迫。


针对该事实,被告李兴吉当庭陈述称,2018年11月底,我通知原告案涉工程做不成了,原告就要求我退还“工程订金”20万元以及损失20万元,还有给陈朝华的6万元介绍费,因为原告多次骚扰,我就在2019年春节期间,向原告出具了《借条》,应原告要求将借条的出具时间写在了2018年9月13日,我已经在2019年3月20日将20万元的“工程订金”退还给了原告。


原告曾显峰对通话录音的真实性无异议,并陈述称,曾烈双系原告的亲哥哥,曾烈双之前一直在协助原告做工程。被告李兴吉曾通知曾烈双去拿钱,但曾烈双到了后,李兴吉又避而不见,为此曾烈双才与被告产生了言语冲突。被告的陈述不是事实。


对原、被告出示的证据,本院认证如下,原告曾显峰出具的《借条》、《承诺书》、《担保书》、银行交易流水、被告李兴吉出具的通话录音,客观真实,且与本案具有关联性,本院依法予以采信。根据本院依法采信的以上证据,本院认为,原告具有现金交付的能力,原告陈述的事实能够与以上证据相互印证,而被告李兴吉不能解释补充出示借条上借款时间为什么要选择“2018年9月13日”、被告未出示证据证实其确实受到了原告的胁迫、被告在与曾烈双的通话中,不是否认收到现金,而是要求提供转款凭证等,综上,本院认为,原告曾显峰关于双方争议事实的陈述更为完整,也更符合情理,故本院依法认定原告曾显峰于2018年9月13日向被告李兴吉交付了40万元现金,被告李兴吉于同日向原告出具了《借条》。


本院认为

本院认为,原告曾显峰经人介绍与被告李兴吉相识,被告李兴吉承诺将促成原告曾显峰与案涉工程中标公司签订转让工程相关合同的机会,原告曾显峰则向被告支付20万元的“工程订金”,应认定原、被告双方实际上曾建立了有偿居间服务合同关系,20万元的“工程订金”本质上即为居间服务费。2018年9月13日,原告曾显峰交付给被告李兴吉的40万元,本意上是原告曾显峰支付的工程转让费,但原告曾显峰要求被告李兴吉出具《借条》、被告李兴吉同意出具《借条》这一行为,同时应被认定为,原、被告双方具有“在工程转让失败的情况下,原告曾显峰交付的40万元工程转让费要转为被告李兴吉的个人借款,同时被告李兴吉还要负责代陈朝华向原告曾显峰退还居间服务费6万元”这一共同意思表示。原、被告双方这一关于将工程转让费转为借款的意思表示,不违反法律禁止性规定,合法有效。现原、被告双方一致确定,原告曾显峰确已无承揽案涉工程的可能,原告曾显峰要求被告李兴吉依据双方约定返还借款40万元、并代陈朝华返还居间服务费6万元,符合双方约定,本院予以支持。关于原告主张的资金利息损失10万元,本院认为,原告明知案涉工程系招投标工程,且法律明确禁止建设工程转包、分包或借用他人资质进行施工,但原告仍意图通过被告承揽该工程,原告交付给被告李兴吉40万元亦是为了从事相应的违法活动,对此造成的资金利息损失,应由原告曾显峰自行负担,故对原告诉请的10万元利息损失,本院不予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七条、第二百零六条、第四百二十四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十三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本案裁判结果

被告李兴吉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向原告曾显峰返还借款40万元、代案外人陈朝华退还介绍费6万元。


如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金钱给付义务,应当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案件受理费减半收取为人民币4700元、保全费2870元,案件受理费中的600元由原告曾显峰负担,案件受理费中的4100元及保全费2870元由被告李兴吉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四川省遂宁市中级人民法院。


审判员  何小宁 二〇二〇年六月二十八日 书记员  蒲春旭


值班律师电话
0825-2228559

QQ咨询

法律咨询 简单描述案情事实,我们会及时回复!

Copyright © 1996-2020 四川弘维律师事务所 遂宁市船山区渠河中路48号“水岸绿洲”南端二楼 全国热线:0825-2255148
ICP备案:蜀ICP备20007215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