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业法律服务 25 年初心不改
始于1996年
律师咨询电话 : 18282568256
成功案例

合同纠纷一审法律文书

发布时间:2021-11-12 丨 阅读次数:130

原告观点

原告*****向本院提出诉讼请求:1.请求判令三被告对四川恒信远大投资集团有限公司尚欠原告的债务(即借款本金1,030,000元及利息,利息以1,030,000元为基数,从2015年1月1日起至借款付清之日止按全国银行间同业拆借中心公布的一年期贷款市场报价利率的四倍计算)承担连带清偿责任;2.判令三被告承担原告为实现债权产生的律师费10,000元及诉讼费用。事实和理由:2014年10月起,原告经第三人居间介绍,先后借支1,030,000元给四川恒信远大投资集团有限公司,主要用于四川恒信远大投资集团有限公司以及关联企业项目。2015年5月22日,原告、四川恒信远大投资集团有限公司、第三人*****达成《债务清偿协议》,确认债务人四川恒信远大投资集团有限公司尚欠原告本金1,030,000元以及相应利息,并就相应的本息计算以及支付时间方式等进行了约定,同时约定四川恒信远大投资集团有限公司以其公司所有资产、股东个人及家庭全部财产对标的债务承担无限连带担保责任。被告*****、*****系四川恒信远大投资集团有限公司的股东,在《连带责任保证担保承诺书》上签字确认,该连带责任保证担保有效,被告*****、*****应对四川恒信远大投资集团有限公司所负全部债务承担连带责任。2017年1月20日,原告、四川恒信远大投资集团有限公司就相应的债务与被告*****签订《债务代偿协议》,协议约定被告*****同意代四川恒信远大投资集团有限公司偿还上述债务,并以位于绵阳市经济开发区塘汛东路208号《三江尚城》(一期)项目抵债给原告。被告*****系债的加入。但合同签订后至今,债务人四川恒信远大投资集团有限公司未依约向原告清偿欠款,被告*****也未就相应的项目抵偿原告,现原告为了维护自己的权益,诉讼至法院,请求判如所请。


被告观点

被告*****辩称,本人不承担偿还原告债务的责任,原告与四川恒信远大投资集团有限公司签订的《借款合同》,因涉嫌刑事犯罪而无效,那么原告和其他几名债权人与四川恒信远大投资集团有限公司及*****签订的《债务代偿协议》也是无效协议,《债务代偿协议》和《借款合同》具有关联性,《债务代偿协议》中约定的抵偿债务资产实际所有权人是四川恒信远大投资集团有限公司,*****只是代持一部分,《债务代偿协议》中的资产是作为《借款合同》的抵押,主合同无效,从合同自然无效。《债务代偿协议》产生的目的也是为了规避非法融资所形成的债务风险,它违反了《非法金融机构和非法金融业务活动取缔办法(2011修订)》第十八条、第十九条的相关规定,因此无效。*****在《债务代偿协议》上签字只是履行职务行为,*****是由四川恒信远大投资集团有限公司指派进行三江尚城项目的管理工作,*****本人不应当承担偿还原告借款的责任。原告以《债务代偿协议》要求*****承担偿还借款的责任已过诉讼时效。如果法院认为*****是担保人,因担保期间是主债务履行期满六个月,*****的担保期间已过。针对本案款项,第三人已支付部分利息,因为案涉款项涉刑,属于无效合同,我方主张将已支付利息在借款本金中扣除。


被告*****、*****辩称,原告的借款已经通过以资抵债的形式在刑事案件中得到了偿还,原告系非法融资参与人,其债务已经在刑事案件中退赔处理。根据担保法第二十八条的规定,被告*****、*****只对物的担保以外的债务承担保证责任,在本案中存在物的担保(以资抵债)和人的保证,因此被告*****、*****也仅仅是在刑事退赔完毕后所确认的未偿还金额范围内承担担保责任。原告与四川恒信远大投资集团有限公司签订的借款合同已经过了诉讼时效,虽然人民法院裁定驳回了原告对四川恒信远大投资集团有限公司的诉讼,但原告与四川恒信远大投资集团有限公司签订的合同系主合同,主合同过诉讼时效后,保证人不承担偿还责任。


案件事实

根据当事人陈述和经审查确认的证据,本院认定事实如下:   重庆市江津区人民法院作出的相关案件刑事判决书中已经查明,被告人冯小芹通过其担任法定代表人的四川共鑫企业管理服务有限公司实际管理*****,由*****总经理谢季陶负责安排该公司工作人员在重庆市江津区境内,通过发传单、口口相传等方式,以高利息并承诺一定期限还本付息的方式,共向683人吸收1426笔存款,金额共计99,160,000元,主要用于四川恒信远大投资集团有限公司及其子公司和关联企业。2019年5月16日,四川恒信远大投资集团有限公司、四川恒信置业有限公司、*****、河南阳晨置业有限公司在重庆市江津区和遂宁市船山区两地打击和处置非法集资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人员的见证下与510名债权人的代表达成《资产抵偿债权协议》,约定四川恒信远大投资集团有限公司及关联企业为*****510名集资参与人的53,590,000元的集资款项进行以资抵债。该刑事判决主文第三项为“三、将四川恒信远大投资集团有限公司、四川恒信置业有限公司、河南阳晨置业有限公司以资抵债的资产(附以资抵债资产清单)变现后按比例发还510名集资参与人(附清偿名单共510人共计53,590,000元)。”清偿名单中载明“*****1,030,000元”。


    2015年5月22日,*****(债权人、甲方)、四川恒信远大投资集团有限公司(债务人、乙方)、*****(居间方、丙方)签订了《债务清偿协议》,约定:甲方通过丙方居间借支给乙方或乙方关联企业项目的借款1,030,000元。尚欠本金1,030,000元,借款利息已付清至2014年12月底。利息计算和支付方式:2015年3月31日前的利息:按原合同确定的月利率1.6%标准计算。2、自2015年4月1日起的利息:以尚未偿还的借款本金为基数,按年利率12%的标准计算。3、2015年5月31日前的未付利息,乙方及债务人在2015年7月31日前付清。


另查明,四川恒信远大投资集团有限公司的股东即*****、*****,法定代表人系佘国清。2015年5月22日,四川恒信远大投资集团有限公司、*****、*****、佘国清签署了《连带责任保证担保承诺书》,主要内容为“致*****居间借款项目全体投资人(或出借人):2014年至2015年,由*****提供居间借款项目,共向社会融资借款本金约61,210,000元(具体金额以最后核定为准)。现我司以及我司全体股东郑重承诺如下:愿意以我司及我司全体股东的全部资产为智泰公司居间借款项目的全体投资人(或出借人)的主债权本金、投资收益、利息、违约金及实现债权的一切费用(包括诉讼费、律师费等)提供连带责任保证担保,保证期间为主债务履行期届满之日起五年。该承诺书对智泰公司居间借款项目全体投资人(或出借人)有效。附全体投资人(或出借人)名单。”本案*****1,030,000元在名单之内。


2017年1月20日,四川恒信远大投资集团有限公司(借款人、甲方),李增强、*****、蒋利、舒通银、杨泽辉、郭玖福、郭玖银(债权方、乙方),*****(债务承接方、丙方)签订《债务代偿协议》。约定:一、乙方同意,甲方将通过*****向乙方借入的现金3,330,000元的相关债务以及法律关系全部转移给丙方承接。丙方同意代为甲方偿还本笔债务(以资抵债)。三、丙方以位于绵阳市经济开发区塘汛东路208号开发的《三江尚城》(一期)项目网签备案的房产作为本协议相关债务及其法律关系转让后的债务清偿保证。若该项资产不足以清偿乙方债务,甲、丙两方需提供其他资产予以补足。四、债务转让协议达成后,丙方在该项目资产解冻后的十天内,应将该项目与债务相等额的资产网签备案到乙方户头,网签备案房符合交付使用条件的一个月内,应该折价过户给乙方作为债务抵偿,否则视为丙方违约。丙方以资产抵偿给乙方手续办理完善后,甲乙双方于2015年5月签订的《债务清偿协议书》自动失效。五、如果丙方在《三江尚城》项目完工出售后仍然未能清偿乙方债务,上述债务由甲方继续清偿,直至全部债务清偿完毕为止。


李安池、兰凯斌、杜红莉、龚敏、郭家富5名债权人代表(甲方、510名债权人即*****居间服务的510名出借人)与四川恒信远大投资集团有限公司(乙方、债务清偿方)与四川省恒信置业有限公司(丙方1,抵偿资产提供方)、河南阳晨置业有限公司(丙方2、抵偿资产提供方)、*****(丁方、居间方)签订《资产抵偿债权协议书》,各方就乙方对甲方提供的资产(商品房)整体抵偿债务,办理抵偿商品房权证等相关事宜达成协议。丙方1、丙方2自愿将自己开发建设的中国西部现代物流港“寰宇中心”及河南汤阴县“东方华府”的部分房屋,折价53,590,000元,抵偿甲方510名债权人的债权,总金额53,590,000元。抵偿后,甲乙双方债权债务即为全部结清,互相不再找补差价款。本协议上由重庆市江津区打击和处置非法集资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遂宁市船山区打击和处置非法集资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作为见证方盖章。李增强与*****系夫妻关系,均在510名债权人之中。河南阳晨置业有限公司开发的9套房屋、四川省恒信置业有限公司开发的49套房屋目前系网签备案到李增强名下,在本院执行程序中,部分房屋已经成功拍卖。


法院观点

本院认为,原告以*****签署的《债务代偿协议》系债的加入为由,要求被告*****承担连带还款责任。从《债务代偿协议》内容来看,单个条款之间似乎存在相互矛盾之处,例如第一条“债务及其法律关系全部转移给丙方(即*****)”,但同时又表示“丙方同意代甲方偿还债务(以资抵债)”。而第三、四条中对*****义务的约定,仅仅是以《三江尚城》的房产作为债务清偿保证。第五条“丙方在《三江尚城》项目完工出售后仍然未能清偿的,尚余债务由甲方继续清偿”。整体上来看,能够明确的是*****自愿以协议中三江尚城房产来清偿债务,实质上是以物抵债协议。《债务代偿协议》最终未能履行,后重新达成《资产抵偿债权协议书》并实际履行。因此,原告认为被告*****系债的加入的观点,本院不予采纳。原告对被告*****的诉请,于法无据,本院不予支持。


原告基于保证担保请求被告*****、*****承担连带清偿责任。双方在庭审中对《连带责任保证担保承诺书》的效力问题作为焦点进行了充分辩论。借款合同因涉刑,属无效合同,主合同无效,*****、*****针对全体投资人作出的《连带责任保证担保承诺书》亦无效,因此原告基于保证担保有效从而要求被告*****、*****承担保证责任的诉请,本院不予支持。


原告请求三被告承担律师费的诉请,亦无事实与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


    综上所述,原告的诉讼请求均不予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担保法》第五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五十三条规定,判决如下:


案件结果

驳回原告*****的全部诉讼请求。


值班律师电话
0825-2228559

QQ咨询

法律咨询 简单描述案情事实,我们会及时回复!

Copyright © 1996-2020 四川弘维律师事务所 遂宁市船山区渠河中路48号“水岸绿洲”南端二楼 全国热线:0825-2255148
ICP备案:蜀ICP备20007215号-1